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生活
作者:展有发 浏览:896 发表时间2021-04-26 14:04:20

作者:展有发

每次看到老胡来泵房拉水,大家便像约定好了似的,一帮人站在一边,看老胡把蓝色的三轮车靠近水龙头,然后他从车上拿出一根两米长的塑料水管,接在水龙头上,他开始往三轮车车后斗里那些装水的容器里灌水,4个20斤装的塑料桶,8个10斤装的矿泉水瓶子,还有六七个大一些的饮料瓶,这些瓶子中间是一个烧水的大铝壶,它们挤在老胡的三轮车车后斗中,桶盖和瓶盖都被它们的主人事先拿下来,包括那个大铝壶也张着圆圆的嘴,焦渴的等待那清凉的井水。

此时老胡歪着身子,他挤在三轮车和泵房的墙壁之间,一只手扶着三轮车,一只手熟练地移动水管,清亮亮的水欢快的冲进老胡的装水容器,大家看得心酸,但老胡却现出满足的神色,有些发黄的眼睛盯着车上的瓶瓶罐罐,那哗哗的流水声好像他喜欢的音乐,黝黑的脸庞露出一丝感恩的微笑。

没有人看老胡的笑话,等老胡把车上的容器都装满了水,大家就围过来,帮他把所有的桶和瓶子拧上盖子,怕水壶的水漾出来,一个高个子中年人还把水壶往车前面移了移,然后,老胡歪着身子坐在车上,大家小心翼翼的把装满水的三轮车推到公路上,让老胡打火,慢点开,看着老胡歪着身子小心的驾驶着三轮车离去,打水的人们才沉默着返回泵房打水,没有人愿意打破这种揪心的沉默,只有那哗哗的水声冲击着大家的心灵,“唉,但愿老胡家的自来水早点化开,他打一次水太难了。”

在大家的心里,老胡就是那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人,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压在老胡身上,可是老胡却像个倔强的不倒翁,像个打不死的小强,年复一年的活着,而且活得让周围人佩服。

老胡在这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小镇上算是土生土长的老人,虽然他还不到五十岁,但小镇的变化老胡却是耳闻目睹的,不过他就像许多另类一样,在小镇的变化中,固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不是不想变,是没有变的能力。

老胡三十岁之前是惬意的,和周围的同龄人没有什么不同,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他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他。那时老胡上学,毕业,参加工作,他身体健康,性格内向,干什么工作都踏踏实实,从不惹事生非,据说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还谈了个不错的对象,不知什么原因,两人一直拖到三十岁也没结婚,然而就在老胡三十岁那年,不幸接二连三的砸在老胡的头上,先是老胡的父亲患脑梗突然去世,没过一个月他的母亲也在悲伤的打击下撒手人寰,接着老胡那个如马拉松比赛似的对像也另嫁他人,老胡瞬间成了孤家寡人,这还不算完,老胡所在的工厂又黄了,下岗这个屈辱的名词又给老胡雪上加霜,当时左邻右舍都觉得老胡已经到了生活末路,就是再坚强的人也扛不住如此的疾风暴雨。但老胡挺过来了,他收拾好老天扔给他的狼藉,也不管邻居们可怜的眼光,即使有人问他对象为啥跟别人了,他也只是淡淡一笑,发黄的眼睛飘过一缕无所谓的深情,“缘分未到吧。”说完老胡就去个人加工厂打工去了。

老胡也有转运的时候,比如他现在的媳妇,就是老胡高兴的谈资,媳妇比他小十岁,虽然一条腿有残疾,但坐在老胡对面时,她是个标准的美人,圆脸,大眼睛,水灵灵的皮肤,乌黑的头发,一双小手像六月长大的小葱,这些足以抵消女人的残疾,她一心一意的和老胡过日子,而且给老胡生了个漂亮女儿,老胡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因此,他干起活来浑身是力气,不论在哪打工,他都是最让老板高兴的工人。

可是...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实人又一次被不幸拥抱,那年老胡给木材老板装车,一个没注意,老胡扛着一块四米长的板方从三米高的汽车上掉下来,当时就昏了过去。

老胡躺在病床上,他摔折了左腿,腰部伤势严重,这一次愁云笼罩的是一个家庭,“这可怎么办?家里的顶梁柱倒了,那瘸腿媳妇可没能力养家糊口啊,这老胡不是犯啥说道啊!”说归说,这些善良的人们立刻行动起来,大家为老胡捐款,还把老胡的情况反映到民政部门,因此,老胡得到了政府救助,还成为长期低保家庭,众人拾柴火焰高,老胡在病床躺了一个多月,竟奇迹般的拄着拐杖回家了。

他再也不能出去打工挣钱,靠低保过日子又不是老胡的性格,于是老胡想自己该干点什么,总要有个生活出路。可是老胡现在是什么状态呢?他歪着身子,一条左腿永远弯着,虽然其他部分还正常,但在周围人的眼中他是个多么倒霉的家伙啊。

老胡盯上了他家后面的一块一公顷大的空地,那是前几年小镇拆迁后准备建创业园的地方。本来老胡的家也在拆迁之列,但老胡买不起楼房,就连最小的户型也买不起,他的情况太特殊了,于是有关部门只好把他的家所在的那栋房子留下来,而四周变成了拆迁后的一大片空地。

承包创业园是需要竞争的,老胡没钱,但他需要这块地,在竞拍会上,当主办方说出歪身子老胡想要这片空地时,竟没有一个人和他竞争,大家都认为该给老胡一条生活出路。

有了土地,就有了希望。老胡和他的媳妇,两个里倒歪斜的夫妻开始了艰难的创业之路,他们利用自己的土地,种了两万袋地栽黑木耳,种了果树,剩下的种玉米,还养了十只羊。望着生机勃勃的创业园,老胡常常和媳妇说:“多好啊,不管怎样,我们有养家糊口的地方,多亏了现在的社会好,政府好,处处照顾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老胡感恩他所得到的一切。

但这个冬天老天爷又一次向老胡发起了责难,由于他所住的房子是六家一趟的公房,冬天一落雪左邻右舍便都搬到楼上去了,只剩下老胡一家,天一冷,邻居家的水管被冻住了,老胡家里的自来水也就不再工作,于是,老胡又多了一个工作,去二百米外的泵房拉水,这对于身体残疾的老胡又是一个磨练,为了少拉几趟水,每次他都把三轮车车后斗装满盛水的容器,为了省去拎水的麻烦,他找了个长长的水管,这样他只要站在车旁就可以灌水,即使这样,每次去拉水,老胡还是累的满头大汗,让他欣慰的是,女儿懂事,从小就帮他干活,这不,他刚把三轮车开进院子,女儿就蹦蹦跳跳的出来帮着往屋里拎水,女儿身体健康,出落得亭亭玉立,今年就要考大学了,望着花一样的女儿,老胡的心里就像一杯甘甜的蜂蜜水在翻腾。

生活无论如何艰难,都会有阳光明媚的时刻,幸福的小花也会在沙粒石缝中绽放。这句话在老胡身上得到了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