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注册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炫耀
作者:展有发 浏览:1253 发表时间2021-05-06 08:18:13

作者:展有发

这又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家办婚宴。

城里最好的酒店,衣冠楚楚的嘉宾,极具豪华的迎亲车队,堆的像小山一样的鞭炮,一沓沓丰厚的礼金,这一切都让路过的平民百姓自叹不如:没法比,看人家,风光得神采奕奕,也不知是哪家人家,多半是当官的也许是经商的也说定,反正老百姓搞不起这样的排场。

看人家本身就是一种自卑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随处可见,包括那些走进婚宴礼堂的人。

大千世界,三六九等,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平等,有坐轿的就得有抬轿的,有表演的就有观众,人间这场大戏,从来没有真实过,但人人都得认可它,你有什么办法吗?没有,我也没有!

婚宴礼堂更是少见的富丽堂皇,因为参加婚礼的客人实在太多,为了不引起骚乱,主人事先在每张酒席上放了标志牌:领导席、同事席、亲友席、娘家席、发小席、闺蜜席、同学席,,,,还有十个知事客,他们负责把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引导到应该坐的席位上。

才九点半,摆着上百张酒席桌子的礼堂就已经人声鼎沸,闹哄哄的一片了。

现在, 每一张桌子都是一个小圈子,由于主人的细心,久别重逢自然成了婚宴的另一道风景。

这是一张同学席的桌子,先到的几个坐在了靠墙的位置,这里视野开阔,即能看到婚礼仪式的全过程,又不妨碍服务员上菜,但这样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袭大红旗袍的中年妇女走过来,先前来到几位立刻站起身来迎接,大红旗袍一见,立刻抬头挺胸地走过去,她把左手臂上紫檀色拎包摆在胸前,这样包上那枚艾玛商标便会在礼堂璀璨的灯光下光彩夺目,她先用右手抻了一下挂在修长脖颈上的金色项链,又抬起手去抚摸别在头发上的一只银色凤凰,接着又掸了掸大红旗袍,这番表演她费了足有五分钟的时间,然后她才伸出镶满戒指和手镯的高贵的右手,去和她曾经的同学握手示意。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太忙了,今天要参加四个婚礼,可是啥事得有个轻重缓急,那几个只不过是认识的人,无关紧要,可是这一家我不能不来,老同学的孩子结婚,我这当姨的能在一边看热闹吗?所以我可是起了大早,准备礼金,还要处理一下手头的工作,没办法,谁让我是财务处长呢,相比之下我家那口子就消停的多,他在单位任一把手,啥事也不用操心,手底下有一帮年轻人,每天除了上饭店就是开会,唉,我就不行,操心命,特别是管钱这工作,不好干啊!啊?你说我的包,嗨,不是啥名包,别人送的,可能一千多块钱吧,你们说现在一千块钱还叫钱吗?我今天光随礼就拿出去三四千,不拿不行啊,现在啥最重要,人情最重要。哎,小刘你随了多少钱?”红旗袍女人还没落座,便是一通长篇大论,她一开始直着腰说,到最后可能是累了,她便用右手扶着桌子说,实在是累了,她冲身边一个穿灰色羽绒服的同学喊:“哎呀,小琴,我站你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不说让个位置,难道我不配坐在最好的座位上吗?”

叫小琴的马上站起来,把靠墙的位置让给红旗袍,自己做到靠过道的地方,这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

红旗袍俨然成为了这个同学席的灵魂,她仔细打听在坐的同学现在和曾经的境况,打听她们的丈夫,她们的孩子,她们的地位,越打听她越兴奋,因为这些当年和她坐在一个班级里学习的同龄人都混的不如她风光,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形象越开越高,以至于旁边的几张桌子都不在说话,几十双眼睛盯着她看,那些神情各异的目光有羡慕、有忌妒、还有仇恨,可是谁也没有办法让她停下来,特别是和她坐在一张桌子上的同学们,那个叫小刘的和叫小琴的几次想站起来愤然离去,但看看四周早已座无虚席,她们只好继续忍受红旗袍的折磨。

“哈哈,,哈哈,,”红旗袍精力充沛,她的嗓音始终高亢洪亮,她的话语像昨天晚上磨了一夜的刀子,轮番刺向她可怜的同学们。

“小张,我听说你老公下岗了,你说你啥眼光啊?当初我就不看好你们的婚姻,你不听啊,我和我家姑娘就说,找对象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关键要有个好工作,家庭要有背景,有人给撑腰,才能一辈子顺风顺水,你看你,比我还小两岁,可是咱俩站一起,我能比你年轻十岁,你信不?”“她能和你比吗?参加工作就在木器厂抱板皮,出了一辈子力,能不老吗?可是她家的孩子可出息了,考上了清华大学,现在在北京工作,也挺好的。”红旗袍对面的同学为衰老的小张解释,也算为小张挽回了面子。

“小丽,你看上去要年轻些,你穿的这件风衣还可以,在哪买的?”红旗袍把目光投向和她斜对坐的同学小丽。“这是单位发的,我在大学教学,前年去美国参加学术研讨会发的纪念品,我喜欢这种墨绿色的颜色。”小丽怕被红旗袍抢白,先入为主,红旗袍也知趣,放过小丽,一双尖利的眼睛又盯上了身边的人。

“嗨,杨琳,你是叫杨琳吧?我要是没记错,你当时可是咱班的班花,听说你离婚了,,,”“行了行了,婚礼马上开始了,咱们老同学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别说那些不开心的话,来喝一杯。”红旗袍对面的同学及时制止了她那种单挖别人难受的话题,想把同学相聚的欢愉气氛提起来,可是没有人响应她,红旗袍点燃一根香烟,她那审视的目光游走在同学们的脸上,大家都被她吓住了,,,酒店服务员开始快速的上菜,一盘一盘的菜品像走马灯一样摆上桌子,筷子一发到手中,大家便迫不及待的夹上几筷子,胡乱的吃几口,婚礼主持人还在卖力的活跃婚礼气氛,已经有人匆忙的离开酒席,她们像逃跑一样,连回头的欲望都没有,包括那座同学席。

最后,只有红旗袍坐在位置上,她看着一桌子几乎没动的菜品,很自然的从艾玛士拎包里掏出一打方便袋,打了七八个菜包,然后潇洒的离座,手里的打包袋晃动在红旗袍的开叉处,她歪着身子,斜提着胯骨,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