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敦化好榜样”公益活动通知

孝老爱亲:扶老养老传家久 尊老敬老世泽长——记幸福老人院院长王永钢

2020-08-28 11:27:24
投票支持(0)

吉林省敦化市幸福老人院院长王永钢主要事迹

敦化市幸福老人院前身是敦化市长寿老人院始建于1996年,是敦化市第一家私办养老机构。2019年3月被批准为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机构,并更名为敦化市幸福老人院。主要招收自理和失能老人,三无人员和低保人员。老人院现占地面积7000平方米。现有入住老人58名,其中免费接收三无人员6人、低保人员27名。院长王永钢自2008年经营以来,老人院服务功能逐渐完备,房屋由刚成立时60多平米的平房变成现在2000 多平米的楼房,床位由原来的8张变成现在的80张,由原来的服务设施简陋变成设单人间、双人间和多人间客房。房间内有空调、电视、独立卫浴和呼叫系统,专业人员护理 ,营养配餐,专职医生的现代老人福利机构。配有健身器材、娱乐设施。已为100余名三无人员和低保人员养老送终。老人院逐渐被更多人认知认可,达到了老人舒心,亲人放心,社会称心。曾于2006获得“中华孝亲敬老楷模提名奖”(吉林省仅此一家)。院长亲自接受彭佩云颁奖。院长王永钢2020年1月被延边州朝鲜族自治州民政局和延边州朝鲜族自治州社会组织联合会评选为2019年度全州社会组织工作优秀工作者称号。

办托老院没有什么窍门。院长王永钢说只要有一片真情,儿女们能办到的事咱都能办到,儿女们办不到的事咱也能办到,无非是饭菜调剂的好点,让老人吃得可心,居住条件改造得好一点,让老人住得舒心,适合老人的文化活动多开展一点,让老人开心,老人有为难的事都办得好一点,让老人顺心。用咱的真心紧紧的贴住老人的心,老人才会把托老院当成自己的家。

87岁的老人赵宪斌,在托老院住了两年后,一次回家过春节不慎将腿骨摔成粉碎性骨折。院长带着礼物到医院探望,老人总想说什么,可又欲言又止。院长看出他的心事便说,“咱爷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了,如同父子,父亲有什么事还不能对儿子讲吗?”老人这才叹了口气,用试探的口吻说:“这回我不能下床了,整天得叫人伺候,出院后我还想回你那去,你会嫌弃我吗?”院长不加思索地说:“有咱爷们的感情在,你对我还不放心吗,心里还不托底呀。你放心吧,等你出院时我来接你回家。”一句话说得老人开心的笑了。一个月后院长将老人接回了老人院。每天细心地照料老人,为老人按摩,擦身子,洗脚,老人打从心眼里感到满足。有一天,老人拉肚子,中午做顿饭的功夫就便了三次,院长就给他换洗三次,做好饭给他端上去,他说什么也不肯吃,怕吃了再拉,内心里感到过意不去,他的心思一下子被院长看透了,装做生气的样子说:“你不吃饭我也没心思吃了,看饿坏了我谁来管你。”老人这才吃饭。就这样,老人又在老人院住了三年过世了。临终前儿女给他买的被褥他不要,专门要托老院给他买的平时用的作陪葬品。儿女们看到老人躺了三年多身上一点褥疮都没有,心里非常感激并做一面“敬老楷模功德无量”的锦旗送给了老人院。

88岁的刘德房住进托老院一直身体都挺好的,突然有一天老人面色发红,神情上了有点紧张,忐忑,坐立不安,连上了几次厕所,当院长知道老人是大便干燥,几天没有走动时,马上给老人吃了泄药,并灌了肠,可是这些方法都不能马上起作用,老人还是憋得团团转。院长看着老人也十分着急,这么大年纪,时间久了会出事的,情急之下院长便把老人扶到床上,用手将干结的大便抠出来,老人的神情一下子就平和了。类似这样的事,院长不知干了多少次,只要老人需要,他就是一个尽孝的儿子。

老人院的知名度越来越大,院里住过来东北三省十八个市县的老人。按常理院里完全可以对老人进行“筛选”,可是院长王永钢从来不以个人利益为出发点,而是时时处处为老人的子女们着想,不管多难伺候的,只要是儿女急需的都毫不推托。有位78岁的老太太,儿女送他来时说她有脑病,并有严重的后遗症。在家里,不管是谁,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经常摔东西,家里人谁都照顾不了。王永钢想越是这样越说明家人有难处,自己受点苦,能解除一家人的困难,苦点累点也值得。还是把这位老人收下了。接着院长承受的不只是劳神费力,还有很多不明的委屈。有一天,院长扶老人去厕所,老人嘴里不知嘟嚷着什么,一只手突然挠在他的脸上,立刻出了血。还有一次,王永钢给她端来米饭,她刚接过去,就一下子扣在王永钢头上。她大小便失禁,经常拉在被窝里,不管什么时候王永钢都及时为她擦身子洗被褥。夜里不能休息,白天又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个礼拜后院长累倒了,老人的儿女听说后主动要把老人接回去。王永钢说:“你们把老人送到我这来,是对我的信任,我能替你们分担点困难,苦点、累点都值。”这样的老人院长接收了很多。他看重的是用自己的委屈、劳累而换来的更多的笑脸。

只要是在老人院住过的,没有一个愿意走的。只所以他们把老人院当成自己的家,是因为老人院的院长及员工都把老人当成自己的亲人。

郝建秀老人入住老人院是自己来的,儿子怕丢人,根本不同意,入住一个月后,儿媳好说歹说把老人接回去了,可是他只在家住了一宿就返回了老人院。没过几天儿子找了两个人又反老人架了回去,可是老人在家只住了两宿,又偷偷地跑回了老人院,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老人只说了一句话:“这好呗”。

和龙市的姜立新老人携老伴在长寿老人院住了5个月,被女儿们接了回去,可是老人在家只住了9天又双双返回了老人院。四个女儿不放心,随后来老人院同入住的老人详细了解情况后心里在才有了底,大女儿对院长说:“还是‘儿子’好啊,我们四个女儿都不如你这一个儿子有魅力。”

老人高斌的老伴是日本遗孤,老伴与儿子、女儿都去日本定居,只剩他在老人院住了一年多后也迁居日本。在日本他没住上半年又回到了长寿老人院。有人问他:“都向往日本生活,你怎么舍掉亲情又回来了呢?”他说:“我住在长寿老人院能享受到中国人的人情味。”办托老院有些事还得是超越爱心的慈善义举才能得到完满的促理。

老人张俊清与老伴离异,儿子、女儿谁都不管他。一天突然心脏病发作,院长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可是他还是离开了人世。于是院长给他的哥哥、姐姐打电话请他们来处理此事,可是他们都说不管,最后找到在机关工作的他的侄女,他侄女说:“我只能给你托老权,但我不能出殡。院长便将张俊清老人的尸体运到殡仪馆,按照正常程序为老人送葬。住院费和殡仪费花18000多元,都是王永钢支付的。

老人吴XX与爱人离婚后患上间歇性精神病,送到老人院时是由其姐姐供养的。由于姐姐家生活也比较拮据,后来也不管了。5个多月没交托老费。让他姐姐领回去,姐姐说没地方住,在这种情况下院长与民政局联系,民政局领导说,让他先在你那住着,我们马上与延边精神病院联系。四个多月后终于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前前后后老人院支付的不只是财力还很的人力和精力。

老人院的作为得到了市领导各个有关部门及爱心人士的认可,并得到多方的大力支持,也有很多爱心人士送过衣物、食品。但这些远远不能满足发展的需求,院长王永钢表示:我们有决心想尽一切办法,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加强硬件设施的改善,设身促地为老人着想,把老人院办成一流的服务机构。

版权信息:敦化域外媒体转载请注明来源"敦化新闻网"。
禁止敦化域内媒体或个人转载,域内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应取得敦化广播电视台授权,并支付稿酬。

身边好人推荐联系电话:0433-6216629
投稿邮箱:dhtv333@126.com信件标题请注明“身边好人投稿”